記者昨天從長沙市公安局獲悉,葛蘭素史克(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GSKCI)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單位行賄、對單位行賄等案目前已經偵查終結,依法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目前,檢察機關正在對此案進行審查。
  據悉,該公司的巨額賄賂成本通過虛高的藥價,轉嫁給中國的病患人員和國家財政承擔。
  □設置
  為完成畸形考核建“賄賂鏈”
  據警方調查,2009年1月,犯罪嫌疑人馬克銳就任GSKCI處方藥事業部總經理後,為了完成總部下達的高額銷售增長指標,在公司副總裁兼人力資源部總監張國維等人支持下,強調“沒有費用,就沒有銷量”的銷售手段,將賄賂成本預先攤入藥品成本,賄賂醫院、醫生、醫療機構、醫葯相關協會組織等。醫葯銷售相關部門及其所屬人員,藉此推銷藥品,非法所得數十億元。
  在公司畸形考核目標和制度導向下,GSKCI建立自營藥品銷售、外包藥品銷售、“冷鏈”(疫苗)銷售、大客戶團隊銷售、危機公關5條“賄賂鏈”,形成了醫葯代表賄賂醫生、地區經理賄賂大客戶、大區經理賄賂VIP客戶、市場部賄賂專家、大客戶部賄賂機構的賄賂網,賄賂銷售行為涉及全國各地。
  其中,疫苗銷售實施“冷鏈”計劃,出資1300餘萬元採購小汽車、電視機、電動車、攝影攝像器材等非醫療設備,根據疫苗銷量,向疾控中心和疫苗接種點客戶行賄。
  □轉嫁
  巨額賄賂成本讓患者“埋單”
  GSKCI法務總監趙虹燕承認,公司進行商業賄賂是需要成本的,巨額賄賂成本,通過虛高的藥價轉嫁給中國的病患人員和國家財政承擔。據調查,該公司一些藥品,在中國的售價,比其他國家甚至高出7倍。通過賄賂銷售,GSKCI的主營業務從2009年的39億餘元,增長至2012年的69億餘元。
  比如說,賀普丁在中國的出廠價是142元,而在韓國只有18元,在加拿大不到26元,在英國不到30元。而實際上賀普丁真實成本為15.7元,轉移定價後到中國GSKCI工廠的口岸價是73元,經物價部門核准的最高零售價為207元。
  據涉案的GSKCI的多名高管稱,新藥進口到中國前,公司便會有5步的“倒推計算”價格過程。這一過程稱為“轉移定價”,其中原研藥“想賣多高的價格就定多高的價格”。舉例來說,西力欣的原料由總部設在塞浦路斯的分公司做,裝瓶是在意大利分公司,從塞浦路斯到意大利進行一次價格轉移;從意大利分公司到中國貼標簽,再進行一次價格轉移。這種做法不僅大幅提高進口藥品價格,而且將應當在中國境內產生的大部分利潤留在境外,達到少繳稅的目的。
  此外,該公司還在國內進行“價格轉移”,其報關進口虛高價格的藥品後,通過其設在中國的工廠加工包裝再出售給GSKCI。在這部分“價格轉移”中,通過藥品出廠價與中國工廠出廠價中間的差價,預提了在中國的賄賂銷售費用和目標利潤。
  □隱患
  醫生為多拿回扣超量開藥
  張國維等多名高管承認,GSKCI的行賄做法促使醫生為了拿回扣多開高價進口藥,一些藥甚至超量使用,給患者健康埋下隱患。湖南某市級醫院的肝病中心副主任醫師李某,是此次被移送的46名嫌疑人之一,他被指涉嫌非法收受GSKCI醫葯代表譚某送的數萬元現金,以及該公司提供的免費旅游。
  李某稱,從2012年3月起,他每開出一盒賀普丁,譚某給他20元,每增加一名病例入組(給一名新病人開賀普丁)給他100元。他每月可以開出150到200盒,增加5到8名病例。譚某每月按時送錢給他,同時還會遞上一張“講課單”讓他簽字,並稱這是“講課費”。譚某承認,他一年支付“12次講課費”,李某實際上只講了兩三次課,“這是公司的規定,通過餐飲發票來報銷給醫生回扣的費用。”
  據悉,外資藥企利用各方面優勢,在中國維持其高價策略,價格越高回扣也越高,賺取的利潤又有一部分用來鞏固自己的強勢地位。
  □規避
  採用包銷方式變相行賄
  據GSKCI多元化產品部負責人蘭省科供述,為了擴大賄賂銷售規模,公司推出了“第三方管理模式”,也就是包銷。例如銷售復達欣時,向第三方公司支付推廣服務費,第三方公司再把費用給醫生,這種“變相行賄”的合作不僅可以規避風險,還能增加給醫生錢的幅度。
  2008年至2010年,公司與國內一家醫學會合作,通過該醫學會向全國各區縣的客戶“捐贈”物資,包括電冰箱、冷藏箱、電視機以及小轎車等非醫療設備,送給各地疾控中心和接種點。至於給誰,就要看採購了多少疫苗。
  原GSKCI副總裁兼疫苗部總經理陳洪波透露,該項目公司總計投入了1500萬元,大部分用來購買非醫療設備,其餘5%至10%打入了這家醫學會的賬戶。行賄幫助GSKCI在中國的疫苗銷售額從2007年的3.8億元,猛增到2010年的12.6億元。
  另據調查,2010年以來,為搶占市場份額,該公司先後實施“長城計劃”和“龍騰計劃”,行賄數千萬元,明確要求醫院不得採用國產同類藥品,之後不少醫院沒有採購賀普丁國內同類藥品。
  GSKCI副總裁兼企業運營總經理梁宏交代,醫葯代表每月有3000至5000元可以用在醫生身上,不夠的話還可以申請更多費用,但不超過藥價一定比例,例如肝炎業務部的比例是5%到8%。
  該公司還設定了上不封頂的超額銷售獎金,以及“精英俱樂部”政策,俱樂部成員每年漲兩次工資,可以得到更多獎金和出國旅游,如果完不成銷售指標,則面臨著被解雇或無法升遷的命運。“這對一線銷售人員的影響力和誘惑力非常大,導向作用非常強”,梁宏說。
  行賄工商人員逃避監管
  自2009年起,GSKCI公司各部門和各級醫葯代表為套取賄賂資金大量虛開發票和虛構講課、會議支出的情況不斷暴露。張國維稱,馬克銳認為如果要調查是否行賄,就必須找醫生對賬,這樣會影響銷售。馬克銳規定,除非有證據證明員工行賄或員工承認行賄,否則就不能作為行賄開展調查。
  但GSKCI涉嫌商業賄賂的行為仍然引起了工商部門的註意,上海、北京等地工商部門相繼展開調查。
  據趙虹燕稱,針對調查,馬克銳提出要進行公關達到大事化小,避免以商業賄賂受罰,還有高管提出隱秘銷毀涉及商業賄賂的證據,以拖的方式少提交或者不提交證據。
  趙虹燕交代,為了銷毀證據,公司開展了“清潔桌面”行動,指導銷毀電腦里和桌面的文件。公司還成立了以梁宏等人為首的3人小組,負責危機公關。2012年2月至11月,北京市工商局朝陽分局連續兩次立案調查GSKCI涉嫌商業賄賂問題,梁宏等人通過中間人找到了辦案人員,以財物打通關係,後改為不正當競爭,罰款30萬元。
  □回應
  “取消以銷售業績論英雄”考評針對調查結果,葛蘭素史克新聞發言人昨天表示,公安部已將該案移交給湖南省長沙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院正在對此案進行審查,公司將繼續就此案全力配合政府相關部門。
  “昨天我們與公安部進行了會面,他們向我們通報了對葛蘭素史克(中國)調查的進展。”該發言人表示:“我們非常嚴肅地對待這些指控,希望此案件的處理可以使公司能夠繼續為中國及中國老百姓服務。”
  GSKCI官方文件顯示,自2014年1月起,公司已經取消醫葯代表“以銷售業績論英雄”的薪酬評價體系,取而代之的是,公司將根據專業知識、服務質量、對公司價值觀的踐行程度、公司整體業務表現對銷售員工進行考核。此外,GSK中國將不再為醫生提供參會費、講課費兩項可能導致違規的資助。
  據悉,行賄醫生可以說是醫葯行業公開的秘密。“風波過後,大家還是會按照盈利效果最好的方式來佈局銷售策略。從目前全球的市場環境來看,如果藥企不給醫院和醫生支付回扣,醫生完全可以開其他廠家的類似藥物,大多藥企都會選擇認罰而不是改革。”一位藥監部門的業內人士指出,之前由於日本政府規定,藥企嚴禁向醫生宣傳藥品信息和支付回扣,因而日本藥企在中國的業績普遍都不理想,許多重磅藥物直到專利過期每年也只有幾千萬元的收入。京華時報記者平亦凡
  藥品定價“倒推計算”
  第一步
  開展國內市場價格調研:參考其他跨國藥企相同或者相近的藥品確定價格;如果屬於原研藥,“想賣多高的價格就定多高的價格”。
  第二步
  將價格報給公司財務部。
  第三步
  公司將定價需求報給GSK總部的TP中心(全球價格轉移中心),計算出成本價和在中國進口的口岸價。
  第四步
  TP中心認可後,GSKCI按照總部計算的口岸價進口藥品,這時口岸價已遠高於成本價。
  第五步
  藥品進口後,GSKCI按照已經轉移定價的口岸價,向國家發改委申請單獨定價,發改委依據申報資料,以口岸價為基數批准GSKCI在國內銷售的藥品價格。其中,把確定後的原產國零售價作為銷往中國的成本價,到中國後再實行一套定價策略。
  本版除署名外京華時報記者袁國禮  (原標題:葛蘭素史克(中國)涉賄案審查起訴)
創作者介紹

禮服

hh22hhru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